<pre id="vt7vx"></pre>
      <track id="vt7vx"></track>

      <pre id="vt7vx"><strike id="vt7vx"></strike></pre>

      “雙碳”目標下 哪些低碳產業迎風口?

      文章來源:廣州日報武威2022-06-12 09:50

        “雙碳”目標下 哪些低碳產業迎風口? 竹產業漸成固碳“主力軍” 森林康養造就萬億產值
       
        控制碳排放已成為全球共識,也是刻不容緩之舉。2020年,我國作出莊嚴承諾,二氧化碳排放力爭在2030年前達到峰值,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去年6月,全國碳交易市場正式開啟,這標志低碳金融時代的來臨。如今,綠色日益成為廣東發展的鮮明底色,堅定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深化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穩步推進碳達峰碳中和工作。
       
        在有限的土地資源下,我們該如何產生更多碳匯?哪些產業正來到“風口”?碳交易的開啟如何將生態效益轉變成經濟效益?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就此采訪了相關專家。
       
        竹產業迎“風口”
       
        2035年拓展至萬億規模
       
        時下,竹產業正在成為不少地區發展的重點低碳產業。竹的特性不僅固碳,而且是“負碳”:據介紹,每生產1噸竹料實際固碳可達1.28噸,且竹子3年就可成材,砍伐后又能生成新竹,在有限的土地下,竹的固碳效力可以源源不斷。
       
        目前,發展竹產業在浙江、四川、湖南等省已經蔚然成風,在廣東,相關新型竹產業已在英德、潮州、韶關等地投產運營。廣東省生態修復協會專家、中林(廣州)科學研究院教授級高工、生態學博士侯碧清告訴記者:“我們預計經過6年的培育,現代竹產業在我國10個產竹省規模落地后,將帶動總投資680億元,總產值1800億元,利稅360億元,就業115000人,為竹農增收380億元;同時,竹產業可固碳約0.9億噸,收入碳匯46.8億元。”
       
        侯碧清介紹,多年來,來自中山大學、國際竹藤中心、中南林業科技大學、湖南工業大學等科研院所的專家開發了很多新的竹產業方向,包括以竹代塑、碳化竹編無醛膠凝復合新建材、復合竹瀝竹碳素土壤改良劑、竹瀝竹屑飼料、竹碳類石墨烯新材料等,這些新型竹產業有很好的應用場景,也將帶來很高的經濟效益。目前在廣東省的肇慶市、清遠市發展新型竹產業優勢明顯。“竹的應用非常廣泛,我們各級政府也在積極發展竹產業,采取多種措施幫助下游竹產品打開銷路。”侯碧清說。
       
        “我認為,竹產業是迄今成本最低、全生命周期都負碳固碳、可大規模復制、快速發展的產業。”侯碧清告訴記者,“經過計算,全球每年需輪伐竹19億噸(我國占6億噸),如果這些竹能被充分利用,就可產生約7萬億元人民幣產值(我國2.1萬億元人民幣)、2600億美元(我國832億元人民幣)的碳匯收入。”
       
        廣東省林學會林業經濟與碳匯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華南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農林經濟系副主任周偉向記者介紹:“竹的固碳能力很強,而且生長周期很快。在竹產業領域,浙江發展得很快,據我了解,廣東的竹資源也很豐富,特別是在肇慶、清遠地區,竹林面積非常大,但現在的開發利用確實還比較少。發展竹產業,就是要不斷延伸它的后端產業鏈,進行竹的深加工,這樣可以避免竹固定下來的碳再次回到空氣中。比如將竹或木材變成建材,減少鋼筋水泥的使用,也是促進低碳的好方式。”
       
        “現在的問題在于竹子太多,且大部分還沒加以利用。”中林(廣州)科學研究院林業碳匯與國家儲備分院負責人張維告訴記者:“竹子必須輪伐,如果不砍,9年左右竹就會死亡,而竹吸附的大量二氧化碳大部分又回到空氣中。我國有1.2億畝竹林,大力發展竹產業,將竹制成各種有用的竹制品,是我國達成‘雙碳’目標的很好方向。”
       
        防火林帶清風可發電
       
        清潔能源與碳匯融合發展
       
        如今,在國家儲備林間的防火林帶上,一臺臺如同陀螺般旋轉的風力發電機也正為國家提供越來越多的清潔能源。這種新型的風電機扇葉較小,適合大范圍高密度地鋪設。張維介紹,這種風力發電機啟動只需要0.5級風,3級風便可以滿載發電,且不受風向影響,全天候發電,年平均發電時間可達6800~7722個小時,年發電量945萬度~1053.16萬度,一臺風電機的使用壽命可達50年,按照現在并網電費計算,風電5年后就可以收回成本,接下來45年,都可以源源不斷為我國輸送清潔能源,而儲備林建設直接產生的大徑材不僅滿足國家木材安全所需,所產生的固碳釋氧效益,將來也會通過碳交易帶來新的收入。目前在廣東的肇慶、韶關等地,相關項目已經陸續上馬,預計每年為當地帶來數億元的收入。
       
        張維告訴記者,國家儲備林和清潔能源融合發展是一產、二產的深度融合,“我們在種植國家儲備林時,為了避免山火侵襲造成重大損失,以往每隔一段距離都會設置一定寬度的生物防火林帶,只為起到隔絕山火的作用;如今在國家儲備林的防火林帶上,我國正在開展新型軟微風電機和光伏發電機風光互補模式試點,在‘雙碳’背景下,這種國家儲備林生物防火林帶與清潔能源融合發展的方式將越來越受歡迎。”
       
        “現在國家特別強調生態產業化和產業生態化。以往守著綠水青山只能產生直接的生態效益,森林質量難以精準提升,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也不能充分實現;而今隨著碳交易的到來,我們在保護培育和發展森林資源的同時,也利用森林產生了巨量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這能吸引更多的市場主體來保護和發展生態,也真正體現‘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侯碧清告訴記者,鄉村振興的根本在產業振興,清潔能源產業的發展不僅是“雙碳”目標的建設要求,也是鄉村振興的必然選擇。
       
        周偉剛在從化調研歸來,他告訴記者,目前他們正為從化當地的生態價值實現研究、設計一整套市場機制,“生態價值實現是一個很大的課題,農民們把林子保護好了,怎樣讓他們因此獲得經濟效益,目前我們還在做更全面的調研。”
       
        森林康養帶動萬億產值
       
        廣東森林覆蓋率達58.74%
       
        侯碧清向記者介紹,森林康養如今也成為林業與健康養生融合發展的新業態。目前,森林康養在浙江麗水、四川洪雅、福建三明、貴州鳳岡、海南等省市發展得很好。而森林康養的發展是以林為基、以生態為底色、以林農特色資源為產業,在保護生態環境的同時,也必將壯大區域碳匯儲量,尤其是康養林的建設。
       
        記者了解到,據國家林業和草原局2021年統計,全國森林康養年接待近5億人次,產生森林康養產值過萬億元。張維表示,廣東省森林康養產業發展也不甘落后,正在迎頭趕上,國家級和省級森林康養基地建設都在加速進行。
       
        周偉告訴記者:“森林康養的概念在我國已經提出很多年,我們之前也帶學生來到從化石門森林公園林場調研過當地的森林康養,其本質是通過將樹林保護起來后發展各種第三產業。森林康養的另一個比較重要的方向是林下經濟,利用林地之間的立體空間來和各種種植業、養殖業、服務業相結合。”
       
        廣東省林業局黨組書記、局長陳俊光表示,目前,全省的林地面積達到1.63億畝,森林覆蓋率達到了58.74%,森林蓄積量達到了6.24億立方米。目前,廣東縣級以上的自然保護地達到1359個,已成功創建11個國家森林,24個國家森林縣城,基本建成珠三角國家森林城市群。下一步,省林業局還將不斷完善林業碳匯市場建設,逐步擴大碳排放權交易,健全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

      省區市分站:(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各省會城市碳交易所,碳市場,碳平臺)

      華北【北京、天津、河北石家莊保定、山西太原、內蒙】東北【黑龍江哈爾濱、吉林長春、遼寧沈陽】 華中【湖北武漢、湖南長沙、河南鄭州】
      華東【上海、山東濟南、江蘇南京、安徽合肥、江西南昌、浙江溫州、福建廈門】 華南【廣東廣州深圳、廣西南寧、海南??凇?/span>【香港,澳門,臺灣】
      西北【陜西西安、甘肅蘭州、寧夏銀川、新疆烏魯木齊、青海西寧】西南【重慶、四川成都、貴州貴陽、云南昆明、西藏拉薩】
      關于我們|商務洽談|廣告服務|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批準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信息部 國家工商管理總局? 指導單位:發改委 生態環境部 國家能源局 各地環境能源交易所
      電話:13001194286
      Copyright@2014 tanpaifang.com 碳排放交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家工信部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6041442號-7
      中國碳交易QQ群:?6群碳交易—中國碳市場??5群中國碳排放交易網
      欧美性色aⅴ大全,日韩午夜无码专区免费,川北莉奈与上司犯在线播放

          
          <pre id="vt7vx"></pre>
          <track id="vt7vx"></track>

          <pre id="vt7vx"><strike id="vt7vx"></strike></pr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